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文

不值一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散文(醉翁亭记)  

2008-10-11 17:24:57|  分类: 旧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闲来无事,读读古人书。

       有一本书是我喜欢的散文,我是一看再看,其中味道是值得一看再看,那就是欧阳修的《醉翁亭记》在历史芸芸的散文中,我最喜的就上这篇由“欧阳修”写的《醉翁亭记》,就那么四百多个字,一点闷场也没有,这篇文章一开始交代了地点和建筑位置,下一步就是进入抒情境界的描写。那就像是走进了一幅山水画里面,但是比画更历害的是这文里有朝、暮、春、夏、秋、冬的时间变化。每一段时空都是用一句话一段文字写出,由日出到日落,还有路上行人背着东西唱着歌,驼背的大人拉着小孩携手游玩。

      主人家携友游玩,请客喝酒,桌面上菜肴杂乱无章,杯盘交错,主客间唱歌,游戏、下棋、闹闹嚷嚷,不知时日间主人已醉,此间主人是谁,当然就是“欧阳修”大学士。

     文不过数百,尽说散文的要决,就是写境也不像那些笔手,用那些又长又闷的写境方式,过了千字还不知在说什么境,真像律师说的:

律师:看看这文,你明不明?

A君:不明。

律师:法官能明吗?

A君:应是看不明,太长太臭了。

律师:那是说我毕业了,呵呵!

     但是看这文是一看就可以明白,没有经天大事,也没有兵家、爱情乱事,生活就是生活,平平淡淡的生活。有的只是宾客相聚,良朋相知的情境,觥筹交错,起坐而喧哗者。我是一思三思,还是抄下来和各方好友共赏,这只是不文个人所喜。

       环滁皆山也。其西南诸峰,林壑尤美。望之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也。山行六七里,渐闻水声潺潺,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,酿泉也。峰回路转,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醉翁亭也。作亭者谁?山之僧智仙也。名之者谁?太守自谓也。太守与客来饮于此,饮少辄醉,而年又最高,故自号曰醉翁也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山水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。

  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,云归而岩穴暝,晦明变化者,山间之朝暮也。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阴,风霜高洁,水落而石出者,山间之四时也。朝而往,暮而归,四时之景不同,而乐亦无穷也。

至于负者歌于途,行者休于树,前者呼,后者应,伛偻提携,往来而不绝者,滁人游也。临溪而渔,溪深而鱼肥;酿泉为酒,泉香而酒洌;山肴野蔌,杂然而前陈者,太守宴也。宴酣之乐,非丝非竹,射者中,弈者胜,觥筹交错,起坐而喧哗者,众宾欢也。苍颜白发,颓然乎其间者,太守醉也。

已而夕阳在山,人影散乱,太守归而宾客从也。树林阴翳,鸣声上下,游人去而禽鸟乐也。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,而不知人之乐;人知从太守游而乐,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。醉能同其乐,醒能述以文者,太守也。太守谓谁?庐陵欧阳修也。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3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