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文

不值一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端午节  

2008-06-08 08:55:49|  分类: 旧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一年一春,又到啦端午.记起这个民俗意味渐渐淡去的传统节次,记起这个节次里的主角——家乡的粽子.

      先谢各方朋友在这个节日里的问候,还有那我不会做但总让我流口水的粽子,说到这粽子我还是喜欢我家乡的味道,那重重的五香粉的味道,那一进口就溶化的肥肉,口感一流的糯米,这些味道都深深的烙在我记忆中,我知道如何做这粽子,但就从未自已动手做过,最多也就是洗洗那竹叶,看著长辈在动手.我只动口.

      端午节与家人一起吃粽子是一种亨受,那是一个个热切切的守望,欣喜喜的制作,情切切的的祝福.那才叫过节,才叫人追梦似的永远怀念.绝不是在超市里买两个什么名种就是过节.在我来说那和垃圾没有多少分别.还要浪费我的柴火,因为它们少啦那家人深切的感情.

      在我家乡小时候,我们是过了立夏就盼端午的,那时我可不知什么是日历或是农历,也不知那是个什么时间,这节日是记念谁人,她的来处就更别说啦,意义是什么,妈妈说多少回我也不记得,只记得妈妈和奶奶做的那飘香的粽子,这才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大事,

      印象中大人们忙着翻晒寒衣,并精心收藏时,端午节就到了.小时候就知老人家常说的一句农谚:“未游龙舟水,寒衣未可藏,吃过端午粽,寒衣远远送”.我是一过清明就在想那天可以游水,那天是龙舟水,有时候看到那大大的太阳,还拿出家里那两件家当寒衣,天真的说可以晒寒衣啦,是不是明天就包粽子呀,或是在混身发热时跳到河里去游游水,回来就大洌洌的叫,我游过龙舟水啦,哈.................... 但游水回来总是少不了一顿小骂,严重时妈妈那家法(竹条子)总是准确无误来到我的身上,谁叫我这身子又发痒,总得找人帮忙.恰到好处的帮我止痒,让我贴贴服服.记忆中妈妈应是在练成打狗棒法,我这小狗就没有一回能避过.

     到啦这个节日,老人家会裹了稻草杆的艾草把,到端午那天点燃了绕宅熏烤.那是专为驱赶蚊子的,叫"焜蚊虫 " .老人家就说过 :端午时节,正值春夏之交,天气潮湿闷热,蚊蝇孳生,疾病肆虐,这是个毒五月。所以要用艾草绕宅熏烤来驱赶蚊子,说到这蚊子,它们可能是最可怕的团队,每到这个时节在黄昏时节,在那牛栏的上空,田野间,树阴下,它们总是连众出击,在那里形成一片片的黑云.那个年代农村是穷得一穷二白,那些什么黑猫神蚊香是没有的,但有的是祖辈传下来的智慧,起个小火,在里面扔下一把苦艾子,那味道是够呛的.大人们就在那树下聊聊家常,吹著牛皮,让我们这些小辈开开耳界, 那样的场面是很可观的,看看那长板子,小凳子,各居一方,井然有序,可以比得上那八阵图.有人在听,有人在发表伟论,不时传来一阵阵笑声,或是不知是那人那事面红耳赤的对阵,但我们小孩另有天地,总是在里面左穿右插追逐.有时还要给那些大人表演一下功夫,让他们给乐一乐.我表演最多的是摔跤,总是越级挑战.败多胜少.

     但最让我难忘是郑伯来时,总是叫我在他身边看他和父亲下棋,借著月色或是一盏小小的煤油灯下对战,那围观的人可是一圈又一圈,我想逃也逃不了.只好在那里不死不活的看他们下棋,连支个声也不得.因为一说我的头上总会响角.几回下来我不得不学巧.不论胜负郑伯总是有糖给我们,让我乐上好几天.

    写著写著思想有点离题啦,但端午节却永远是以粽子为主角的.现在回想起来,家乡的端午节,就是淹在包粽子.煮粽子,吃粽子的浓浓氛围中的.

     粽子,非我家乡的发明,更不是一乡一邑的专利.听说,不光咱们大中国有北部粽,南部粽,有湖州粽,嘉兴粽,越南,缅甸,泰国,日本,朝鲜,新加坡,东南亚各国,也都有粽子.但其中最有名气的应是嘉兴粽,那里历代都是鱼米之乡,还有黄酒,那年有缘在苏洲一带过端午,一嚐那让我心思的粽子,还有那黄酒,在农村还可以看插昌蒲,插艾草,意在驱赶鬼魅和预防人世间的奸邪.问道当地老人:那可能是因为昌蒲似剑,艾草状旗,正合了民间“利剑斩妖,大纛拔鬼”之说.这也是他们家乡的门神,当地的兆符和传统.所以当地又称<<端午节>>叫<<昌蒲节>>.

    当地人多半不说包粽,而说成<<扼粽>>.全凭一双巧手的抹,裹,掐,抽,也是个技术活扼,掌握要领,扼制要冲也,让人联想到<<扼襟>>,<<扼据>>,乖乖,当地人直把包粽子当成战略要事来对待. 在那农村几乎没有不会<<扼粽>>妇人,大家在那个时候就比比谁的包得巧,包得好看,那可是真功夫,想假也没门.

看看她们做的那三角粽,表面看来是没有什么明堂,一张粽箬,一把糯米,一根稻草,三下五下,包包扎扎就成了.可是真要包得底部平稳,顶端尖细,整体结实,大小均匀,还要保证煮熟之后,光滑坚挺,不粘粽箬,往那盘子里一放,就像上七佛塔,多宝塔那样平稳.真功夫呀 

 今天在城市的超市里,商场里,酒楼里终年都在卖著粽子,什么栗子粽,莲子粽,火腿粽,鲜肉粽,巨型粽,迷你粽,圆筒粽,斧头粽,但都比不上那些农家妇女所做的三角粽子.不说配料,不说香味,只说外像就差太远啦.尤其是广东肇庆的裹蒸粽,那个份量真不是一个人能吃完,老人常说,灾年大碗,丰年小碗,至今都对那肇庆的裹蒸粽不太满意,尤其是商业化后更是差劲,让人一回又一回的失望,还是喜欢江浙一带的三角粽.那份小巧,那份心思至今难以忘怀.

但说到最让我回味的粽子那一定是妈妈和奶奶做的粽子,因为那里面有其他粽子所没有的亲情,家的感觉.每年在秋收后妈妈就会精心挑选出纤长而坚韧的稻杆,洗好阴干放好,竹叶也是一样,要精心挑拣,虫蛀的,霉变的,干瘪的,全不能用,盛放糯米的簟子,悬挂粽子的竹杠,也要一一洗好,早早数天就准备好,包粽子的糯米,要用冷水洗净,再热水浸泡,直至透心发亮.那用五香粉腌制的肥猪肉,还有花生.物料准备好就会开始包粽子,很快一个个粽子就出来,但蒸粽子的时间实在是漫长,我们总是不停的问,<<好了吗>><<熟没有>><<可不可以吃呀>>我闻著那香味但却没和吃,那样子总是馋得让人发笑.只好不停的在灶前转来转去,到一开窝我们就好像猛虎出闸那样,将它们杀个片甲不留,比比谁吃得更多.就是现在这一刻我的口里仍能感到那咂舌回味的感觉,仍记得那油在口角流出的感觉.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1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